当前位置:首页>廉政课堂
上厕所也能上出特权?有人对自己的干部身份似乎有误解
来源: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: 2019-07-31 浏览数: 553

  上厕所,居然也能上出特权来。


  7月17日,四川旺苍县委原书记刘亚洲被宣布“双开”。通报里说,他在公共区域设置独立卫生间,还安装了指纹密码锁,供自己专用。


  一个县委书记,上个厕所还如此讲究,不懂这是什么特殊体质。


  体质同样特殊的,还有上周被通报“双开”的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、书记处书记陈刚。他为了个人享乐建造豪华私家园林,独占私人会所,长年无偿占用酒店豪华套房。


  深深觉得,一些人对自己的干部身份,似乎有什么误解。



  什么是干部?这是一个问题。


  “干部”这个词,原本不是汉语亲生的孩子。


  毛泽东在《反对党八股》里说:“这‘干部’两个字, 就是从外国学来的。”


  从哪国学来的?


  据说五百年前,法国作家拉伯雷创作了一个词,cardre,有军官、高级管理人员的意思。


  后来,日本人译成“干部”,意思是干事情的部。


  上世纪初,“干部”这个词漂洋过海,来到了中国。


  虽然是“抱来的孩子”,但“干部”一落脚到汉语的海洋里,就和那个特殊时代发生了化学反应,生根发芽,开出了不一样的fa朵。


  中国共产党的二大党章,第一次把“干部”写进去。


  中国出现了干部群体,慢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干部文化。


  干部到底是什么,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定义,大体就是国家机关、军队、人民团体等部门和企事业单位中担任公职的人员。


  他们是组织和团队的骨干力量,是带头人,带着大家完成目标。


  从农村到城市,从基层到中央,从荒僻之壤到繁华之落。无处不有干部。



 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里,年轻干部李必唾沫横飞抒发自己的志向时,帅了一脸。他表示,天生我材,焉能“空作昂藏一丈夫”。


  最怕外面漂漂亮亮,内里空空荡荡。


  今人并不一定都比古人强。今天还有人以为,当了干部就是领到了长期饭票,啥也不干也能喝辣吃香。


  从来不学习,从来不自省。既然不被生活所迫,干啥把自己弄得一身才华。


  中央出政策,应付之。上级下任务,拖延之。群众来办事,敷衍之。发展有难题,忽略之。干部,成了“不干”。


  他们还很有理由:现在反腐那么厉害,干事干事,干出了事怎么办?不如吃干饭。


  有人说,干部怎么能只吃干饭呢,必须要有把别人按在地上摩擦的硬气。


  “不想干了是吧?找110把你们封了!”河北辛集市发改局一位干部在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时,对前台服务人员发飙。


  官威特权耍起来,私人订制搞起来。小瘾过不够,还要得大实惠。


  有的替不法商人办事,有的给黑恶势力撑伞,有的用权力早早实现财务自由,有的帮家人朋友完成一下阶级跃升。


  想得太多,路子太野,干得太歪。干部这个词,都被他们侮辱了。



  干部不特殊,干部应当很简单。


  毛泽东说:“干部与群众的正确关系是,没有干部也不行,但是,事情是广大群众做的,干部起一种领导作用,不要夸大干部的这种作用。”


  十二大党章说:“干部是党的事业的骨干,是人民的公仆”。


  干部,就是干事的,出力的,服务的。


  做了党的干部,就要简简单单做人,踏踏实实干事。


  十九大党章说:“要培养选拔党和人民需要的好干部”。


  中国“好干部”,是有中国式标准的。


  大的方面说,就是德才兼备。


  不同历史时期,流行的好干部款式不太一样。


  革命战争年代,好干部就是对党忠诚、英勇善战、不怕牺牲。


  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,好干部就是懂政治、懂业务、又红又专。


  改革开放初期,好干部就是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路线方针政策,有知识、懂专业、锐意改革。


  现在呢?政治上靠得住、工作上有本事、作风上过得硬、人民群众信得过,才是真·好干部。


  干部前面加上“领导”两个字,就更得留留神了。


  领导干部,关键少数,不好当。


  上得了庙堂,下得了田野。站位高得上去,身段低得下来。


  辨得出政治是非,hold住风险挑战。


  扛得住一岗双责,听得进批评意见。


  管得好配偶子女,抵得住麻辣诱惑。


  看得见民间疾苦,解得了难题硬核。


  领导干部前面再加上“高级”两个字,要求就更高了。


  最是要身体力行,最是要表率当先。最是要立场坚定、旗帜鲜明。


  不做政治麻木、办事糊涂的昏官,不做饱食终日、无所用心的懒官,不做推诿扯皮、不思进取的庸官,不做以权谋私、蜕化变质的贪官。


  干部,干不?干!撸起袖子加油干!


版权所有:中国共产党南京市委员会组织部 苏ICP备09086737号